会变攻的磊磊大人

本人一条咸鱼🐠

悲歌1

     漩涡鸣人初见宇智波佐助,是瓢泼大雨中的一双眼。
     那几年世道不太平,漩涡鸣人的父亲带着一家人住进一个全是当官儿人家的胡同里。
     他从进门起就不喜欢这个地方。
     前面是大官们办事的大楼,后面则是那些富人小老婆的住处,都是20出头的美人,被浓妆遮掩得看不见五官,遇见他始终要娇滴滴的叫一声——
      “鸣人哪~”
      那年漩涡鸣人才14岁,被这铁栅栏关得苦闷不已。别人只看见外墙大气,却不知再漂亮的花锁进来也会枯萎。
      鸣人没有被闷死,多亏了后门那个铁栅栏。
      那个栅栏也不知是什么原因焊在那里,高高大大墙就这么空了一块,透过那里,能看见外面的车水马龙。没人管鸣人的时候,他就搬个小板凳坐在那里,静静地看着外面的世界。
      买糖葫芦的声音传进来了。
      卖报的声音也传进来了。
      ……
      宇智波佐助就是在那个时候出现的。
      秋天的雨来得毫无预兆,风一起,天立马变得阴沉,他正看街对面那个砍价的女人看得入神,突然觉得后颈一凉,马上意识到下雨了。
      正当他要回家的时候,铁栅栏上突然伸出了个头来。
      这铁栅栏挖得很低,平日里他偷看别人从来没有被发现过,第一次被人发现,立马就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天色太暗,栅栏旁边爬山虎挡着。那张脸看不清楚,只有一双眼睛亮的惊人。对方是乎很着急的样子,张开嘴,是个少年的声音:“喂,你把手伸过来!”
     见他没反应过来,对方脸蹭的更近了。明亮的眼,下垂的睫毛,眼角一个泪痣……
     “快帮我个忙,我不是坏人!”
      说完,他竟把胳膊伸的进来。手掌向上,掌心里放了一块月饼 。
      “快帮我拿着!”他急了,眼一瞪,吓得鸣人马上伸手接住。只听见远处有人喊:
      “佐助,师傅催了,快回来!”
      “马上。”他连忙应了一声,转头说:“拿好,回头我分你一半,明天我这个时候来拿,在这里等我!”
      说完,他一下就没了身影。
      一阵抽锣打鼓。鸣人凑近栏杆往外望去,一个戏班子在雨中走远了。
     鸣人的心莫名狂跳起来……

                           一了百了
“宇智波佐助,我以漩涡全族人的性命诅咒你。”
   “宇智波佐助,我不会死的。我会苟延残喘,看着你众叛亲离,失去所爱!”
   ……
   盛夏,乾清宫殿前惊起一片蛙鸣。公公匆匆赶来,压低了声音骂着一群小太监:“我以前是怎么跟你们说的?叫你们把青蛙和蝉捉了,如果惊扰了皇上,让你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佐助已经睡了,他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中穿着红色嫁衣的男子死死拽住他的龙袍,红色的血洒在台阶上。他抬眼望他,只见眼中的恨意。
     “宇智波佐助!”
     “宇智波佐助!”
     ……
     汗水浸透了背,宇智波佐助一个发抖,猛的坐了起来。
     宇智波佐助吐出一口鲜血,忙忙伸手捂住嘴,暗红色的血从他的指尖流出。赶来的公公连忙上前扶住他,“皇上!念念乃天下第一奇毒,万事以龙体为重啊。”
    宇智波佐助勾起嘴角,好一个念念,好一个漩涡鸣人!
    中了念念以后不能有七情六欲,反动情,轻则呕血,重则身亡。
     漩涡!漩涡!满门抄斩,还不忘给他下毒。漩涡鸣人!
     宇智波佐助说:“你去冷宫去看看他死了没?如果没死,乱棍五十!”公公于心不忍,“他实在是承受不起了,恐怕已经熬不过这个月了。”
      “熬不住?”宇智波佐助冷笑,“让御医在冷宫住下,天天守着他,如果他死了,就让太医们一起陪葬!”
     “是……”公公缓缓退下。自从皇上中毒后性情大变。冷宫里的那位也是撑着一口气,不肯合眼!
  

                             三月
     漩涡鸣人没有熬过这个漫长又冷的冬天,终于在寂寞的冷宫中死去。听到漩涡鸣人的死,宇智波佐助冷笑。却禁不住胸口疼痛。“来人,快……”话还没说完,身体已经到了下去。
      念念,以命为代价。中毒者防不胜防。偶尔落在你掌心的那一滴泪,受伤时间落在你眼中的一丝血。都是念念最好的机会。
     “皇上,这葬礼之事?”
     “用竹席裹了,丢进山谷之中,这个贱人。今后谁也不许在我面前提起他!”
    宇智波佐助咬牙切齿,他似乎觉得自己丢弃了什么?或许是忘了什么。念念影响了他的记忆,他什么都记不起了。他感到茫然与绝望。只是漩涡鸣人!只要他想起,自己就觉得心头大痛,一定是自己恨毒了他!
    山谷中,三月份,风还冷。公公命人放下尸骨,对着冰凉的尸体说道:“死是种解脱,希望您下辈子不再是漩涡家的儿子。再也不与他相见……”
    人以死了,再也没有什么挂念了……
    

    习惯了搞笑,也来点伤感,哈哈哈,我没有留地址,不会给你们寄刀片的机会的!!!😒😒😒

                  小胖次的男神情      2
  男神的车子跑得特别的快。男神的家特别的大。男神特别爱干净。于是爱干净的男神回家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新买回来的内裤和穿过的旧内裤一股脑的放在洗衣机里,搅啊搅。鸣人不情愿的被洗了个澡,在泡沫水里‘咕噜咕噜’的吐泡泡,接着又在甩干机里转啊转,最后头晕目眩的被挂在晾衣架上。
   男神掐着腰,满意的点点头,转身进了屋。待看不见男神身影后,鸣人才敢显出原形。面对后宫佳丽三千,他威武地说:“以后都要好好听话,统治你们的皇后来了!
    夜深人静。是皇后娘娘出动的时刻了。鸣人一抖,化成人形,蹑手蹑脚地来到男神的床边。他先看了看男神此时穿的裤衩,默默地给这条不规矩的内裤判了个死刑,然后才轻轻的俯下身。男神的眼窝好深!男神的睫毛好长!男神的鼻梁好挺!男神的嘴唇……胖次精闭着眼睛壮着胆子亲╭(╯3╰)╮了一口。男神的嘴唇……真好吃!内裤精喜滋滋的依偎在男神肩头,慢慢地闭上眼睛。
    之前也说了,男神爱干净。固定一天换一条内裤,习惯很良好。男神打开衣橱,在鸣人忐忑的情绪下,毫不犹豫抓起白内裤,将鸣人的原型利落的穿上。啊啊啊啊啊!!小胖次整个人都沸腾了!他还以为要过五关斩六将,历经千辛万苦才能被穿上。万万没想到,这么容易,男神就临幸他了!真真真的是不要太容易好吗?
     浪起来的鸣人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紧紧地保护住男神的丁丁,不让它们接收到不必要的摩擦。男神低着头调整了一下内裤的边缘,接着又套上了外裤。噫!鸣人捂嘴乐。原来男神习惯放在左边。
    

     羞耻啊(^V^)
    

小胖次的男神情(ฅ>ω<*ฅ) 1

   鸣人他是内衣家族里最晚成精的妖精。虽然成精了,但绝大部分时间鸣人还是保持原型混在商场的专柜里,四仰八叉地瘫在名牌内裤中间,偷偷地观察来来往往的人。日复一日。于是,他找到了他的男神。
    男神有俊脸有长腿,身高近190公分堪比模特,健硕的身体总是包裹在高档的西服里,看上去又帅又禁欲。鸣人擦擦嘴边的口水,眼睛里亮晶晶的。听说男神的公司就在对面!听说男神还是单身!听说男神的咚特别大!内裤精秒变盯裆猫,害羞地捧着发红发热的脸。肿么办!想被男神带走!
     想当男神的贴心小内裤!想……嗷!他再也不是一条纯白如雪的内裤了!他要变得像隔壁丁字裤小樱那样放荡了!
     男神走路自带骚风,自带BGM。帅得内裤精不要不要的,当场就想劈开腿叫老公。老公……鸣人心里羞羞地叫了一声,然后“嘭”地一下变回原型,挤走其他内裤,霸道地占据了柜台最显眼的位置。看着男神大步流星地走过来,他无比兴奋地吼叫:选我!选我!
     男神挑选了半天,最后还是拿起了内裤精鸣人,对着导购小姐淡淡地说:“你好,这几条我都要。”导购小姐微笑着将内裤包好,接过钱,习惯性地说了句“欢迎下次光临”。男神颔首,拎着包装袋,优雅地离开。
       鸣人内心无比雀跃。一想到,他有机会和男神的咚进行亲密接触,脑子里就开心得炸开一朵朵小烟花。整个人都轻飘飘的,像踩了棉花。他想,他一定会守护好男神的咚。无论健康或疾病,贫穷或富有,健康或疾病,他都会毫无保留的保护男神,做一条陪吃陪睡陪浪的钢铁小裤衩!鸣人很坚定地握了握拳,内心戏十足的看着周围其他的裤衩小屌砸,趾高气扬地说:“入宫以后啊,我会独得男神恩宠, 我也不会大度地劝男神要雨露均沾,我啊……就希望他宠我一人!所以啊,各位弟弟莫要不识抬举,否则哥哥定不饶你们!”鸣人眉梢一挑,目露凶光。然而,下一秒就“噗嗤”的乐了。瘫在内裤堆里,荡荡悠悠地和男神回家了。 
        

    点到了删除键,还好有草稿,不然跳楼(ง •̀_•́)ง

距离~2

    在大家的期待下第二章终于出炉了,希望大家多多支持╭(╯ε╰)╮,不好的地方多多包涵(^V^)
     “鸣公子家是京城的么?

    鸣人摇了摇头。

    “那怎么来到京城,又沦落……沦落到这步田地?”佐助在想这么问会不会叫眼前的人觉得尴尬。

    鸣人苦笑道。

    “别人都是十年寒窗想考取功名,而我将近二十年寒窗落到最后形同乞丐。”

    二十年寒窗?佐助看着鸣人觉得他没有夸大其词。难道是天生差?

    “好了,不说这些扫兴的。鸣公子吃饭吧。”
   
     鸣人坐在饭桌前迟迟没有拿起手边的筷子。只是静静的看着佐助。

    “怎么不吃?”佐助能感觉到他其实已经很饿了。莫非自己长得不像好人?所以他不敢吃?

    鸣人有些不好意思的拿起筷子小声的问道:“公子真的要叫我和你一起吃?”

    “我都把你拉到这来了,你觉得我还有什么顾忌么?”

     鸣人点了点头,手中的筷子终于动了起来。

    等等!他刚才有说自己寒窗二十年?那他现在的年纪……

    “鸣公子。敢问你今年多大?”近距离看他佐助很确定眼前这个人应该和自己差不太多才对。

    “我二十有八,呵呵……是不是很大?”鸣人又一阵不好意思。

    “哈哈。哪的话。”也只有佐助才知道自己笑的多尴尬,足足大比自己十岁。

    没过一会鸣人就吃完了一碗饭。

    “还吃么?”佐助觉得他并没有满足。

      “……”

    看着鸣人想吃又不好意思说的表情,泥土布满了他整张脸,佐助觉得此时的他非常可爱。

    虽然只不过短时间的认识,但佐助已经觉得自己想拥有这个人了。

    “小二。”不等鸣人继续矛盾,佐助就又叫来了小二。

    “谢……谢谢。”

    “既然大家都认识了,以后就不用这么客气了,叫我佐助就好了。”

    坐在一旁的小绿子差点一口饭没咽下去,我的主子啊,现如今您允许谁这么叫您?谁又敢这么叫您啊。只认识了几分钟干什么弄得那么熟。

    “这……”鸣人也觉得有些不妥当。

       “我叫你鸣好不好?”佐助不理会在场两个人的表情继续说着。

    “噗……”这一次小绿子实在忍不住的把刚刚送进嘴里的茶喷了出来。而且直接喷到了鸣人的脸上。

    “小绿子!要是吃饱了,就别为难自己!”佐助狠狠瞪了小绿子一眼。

    主子……奴才还很饿……

    “鸣你没事吧,我这个书童没规矩。”佐助赶忙拿出手绢要提鸣擦去脸上的茶水。

    “没……没事,还有佐公子,你能不能不要叫我鸣。”

    “叫我佐助。”佐助一边说一边认真的擦着鸣人的脸。

    “那……也叫我鸣人就好了。”实在倔不过佐助的鸣人只好做了一个让步。

    “好吧好吧。既然你比我年长,我叫你鸣人大哥可以吧。”佐助哪管那么多,现在他只想看看这张脸原本的样子,还差一点点,一点点就全干净了。不过一会他擦掉鸣人脸上的最后一块污垢,佐助被眼前这个人的容貌彻底震撼了。本以为会是与他同般秀美的脸,但眼前这张脸有说不出的英俊挺拔。自己有多少次向往可以是这样一张脸,可偏偏自己的脸,生的美超过俊。

        “佐助……?”鸣人看着对着自己脸发呆的佐助有些难为情。

    “啊……?”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佐助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我的脸长得很奇怪么?”

    哪里是奇怪昂,简直是叫他羡慕的牙痒痒。

    “不会啦?公子长得还是少有的英俊呢。对吧,主子!”小绿子也用羡慕的语气说道。

    这个胆大的奴才,朕当然知道!那眼睛、嘴唇、鼻子通通都是他喜欢的。

    “小兄弟说笑了。若和佐助比起来,我这平凡的容貌又算得上什么。”很少被人夸奖的鸣人腼腆的笑了笑。不过他说的也却是真心话,看见佐助的第一眼,鸣人误以为这是谁家的千金小姐女扮男装出来游玩。可一听声音才确信眼前这位比女子还秀美的人真的是个男人。
    
       此时,小二拿来了两个馒头。看着从刚才就没有再说话的佐助,鸣人也不好意思拿起馒头就吃,只得有些尴尬的看着佐助。就连小绿也发现主子有些奇怪。轻轻的唤了两声。

    “主子?主子?”

    “……恩?”干什么打扰他欣赏这张脸。佐助应了一声没有继续说话。

    最终鸣人认为是不是自己说错了什么便慢慢的站起身来。

    “萍水相逢,谢谢佐助……佐公子能在鸣人落魄的时候给予一餐。有机会鸣人会还给公子的。不打扰公子吃饭了……鸣人告辞。”

    什么?朕什么时候准他可以走了。还有,他那眼神中的失落又是因为什么?不是让他唤自己佐助吗?什么佐公子。就在佐助还没有理清到底哪里出错了。鸣人已经转身准备离开了。

    “等等!”佐助上前一步拉住了鸣人。

    “……”

    “我们不是刚认识么?为什么要走呢?”

    “我以为我打扰了公子的雅兴。”

    “叫我佐助。还有,我哪句话说你打扰到了我吃饭的雅兴?”

    “可是公子突然不说话,我以为……”毕竟自己和眼前这个看起来身世不凡的公子哥比起来,简直是天壤之别。

    “刚才……有些楞神,不好意思。再说叫我单独和这个奴才吃饭才是食之无味吧。我还要感谢今天能碰见你呢。”佐助怎么也不能说是因为他的长相迷住自己了吧。况且看见了鸣人的容貌与大体感受到他的性格,也知道他并不是一个柔弱且想要别人保护照顾的人。

    “别傻站着。馒头才刚上。别等它凉了。”佐助再一次把鸣人拉回到座位上。

    佐助拿起了馒头送到了鸣人的手上。

    “快点吃吧。”顺便给了他一个甜甜的笑容。

    看见自己伺候这么久的强悍主子居然露出了女神般的笑容,小绿子彻底折服了。主子……你想吓死奴才啊。您这又是唱的哪出戏啊。

    “来到京城,你是第一个对我好的。”拿着馒头,鸣人有些感动。

    我的鸣大大,只要我家主子一个对你好,整个国家上到王公大臣下到百姓,谁敢对您不好啊?

    “以后我都会对你好。”

    “我本以为京城的人会比较……”

    “比较狗眼看人低?”佐助接过了鸣人的话。

    “这……”

    “没关系。在这说说,也不会有来抓咱们。”

    “你真特别。”鸣人没有一丝虚假的说着。

    “哦?哪里特别了?”

    拜托,不是特別,是奇怪把,哪有人会对刚认识的人这么好,还叫他直呼自己的名字。小绿子一边吃一边不敢出声的暗自念叨。

    鸣人看着手中的馒头,若有所思的说道:“本以为来到京城可以考取个功名,没想到弄的这般田地。若不是今日遇见你,我可能会饿死街头吧,谁会去理会一个如同乞讨要饭的穷人呢?”

    看着鸣人苦笑的脸,佐助有一丝心疼。他一出生就是光彩照人的,只有他不稀得到的,却没有他得不到的。这个人的心情他大概永远不会真切的体会到吧。

    “你的家乡很穷吗?”小绿子好奇的问道。

    “何止是穷,我家已经算是那里富裕的了,不然哪有银两供我去读书。要是差一些的人,连温饱都是个问题呢。”

    “难道当地官员没有想些办法吗?”佐助有些疑问,如果他知晓得话,不可能会叫这种状况发生的。

    “官?他们会想什么办法?若没有那些官,我们的日子可能也不会这么难熬。”

    “眼里没有朕……当朝天子了?”佐助一时气愤忘记了自己刚刚决定要装出的乖巧可爱形象。使劲的拍了一下桌子。

    顺势四周一片安静。

    “我……我是再替鸣人大哥生气。也替当朝皇帝有这样的大臣感到难过。”看出鸣人眼中不解为何他会如此气愤,佐助连忙解释道。

    鸣人再一次露出了苦笑“当今皇上?”

    鸣人的一句话叫佐助顿时沉默了。

    “不提了。今日能认识佐助是我28年来最高兴的事情,就不说不高兴的事情了。”

    “就是,就是。主子您也多吃点吧。不然公子也会不好意思的。”看出佐助的不愉快,小绿子也赶忙打着圆场。

    佐助勉强拿起筷子。点了点头,便食之无味的吃了起来。

          第二章打这里就结束了,么么哒╭(╯ε╰)╮

          比心❤

         不得不说一天一章有点辛苦 所以以后更新的会慢一点。
           但是,大家的鼓励就是我的动力,所以,嘻嘻╭(╯ε╰)╮
    
   
     

距离~1= ̄ω ̄=

    春末夏初,整个京城繁华一片。

    “小绿子,带你出来不是为了拖朕后腿的。若要磨磨蹭蹭就滚回去好了。”

    佐助看着身后那个从小一直跟随着自己的小太监无奈的说道。这小奴才,平日不是威风的很么。怎么刚一出城就畏畏缩缩起来。

    “主……主子。奴才十多年没有出过皇宫了,这还是头一遭。”小绿子紧忙加快了脚步,紧紧跟在了佐助的后面。

    “怎么?难道带你出来还是朕的不是?”

    “奴才不敢!奴才万死!”小绿子也不管今时什么场合,当机立断就要跪下认错。

    佐助马上拽起了小绿子的脖领子。咬牙切齿的在他耳边说道:“你想气死朕?还是说你想叫全京城的人都知道现在满朝大臣正焦头烂额找寻的当朝皇帝就在此闲逛?”

    对着自己主子这张俊美倾城的面容,小绿子吓得魂都快没了。除了一个劲的摇头,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怎么?朕长的吓人?”佐助看着小绿子可怜的模样,到有了愚弄他的心思。

    这句话换来小绿子更大幅度的摇头。

    “哑巴了?”

    “没……没有。”

    “在结巴,朕就真要你结巴。”别有用心的笑容挂在了他的脸上,格外阴险。

    “奴才知错了!”小绿子当真信了佐助的话,赶忙答应。

    “哈哈,笨奴才。”放下小绿子,佐助心情大好的向前走着。

    他这个阴晴不定的主子啊……小奴才胆小,可禁不起您这么折腾呀。小绿子心里一边哀怨一边追上前去,紧跟其后。

    没一刻,两人走到了集市,佐助有些好奇的停下了脚步。

    “小绿子,你看那边怎么这么热闹?”

    “回主子,那应该是平常百姓买卖东西的地方,”小绿子依稀记得,他被爹娘卖到宫中之前,他娘亲在这样的一个地方,给他买过一块山楂糕。那是他吃过最好吃的山楂糕。

    “哦?咱们去看看?”一直身在皇宫的佐助,又怎么会见过这些。

    “是。”

    “那边人多,你可别给朕露出马脚来,再动不动下跪,朕就砍了你的腿。”

    小绿子突然为难的说道:“主子……您若真不想被人知道,一定要把“朕”改正“我”……”普天之下除了当今皇帝,谁敢称自己为“朕”啊……

    “哼!不用你提醒朕……我!走吧。”

    路边各种的古玩杂货吸引着佐助的注意力。那些东西虽不及宫中物品的万分之一,但却格外讨佐助喜欢。

    “小绿,你看这坠子怎么样?”佐助拿起一个小巧的玉坠子冲小绿子问道。

    “主子。这怎么和宫……家里的那些坠子比呢。您……”话才说一半,小绿子就因为佐助的脸色生生把下半句话吞了回去。

    “怎么不说了?恩?”

    他还哪敢再说一个字,伺候这个九五之尊多年,小绿子可深知他的脾气。当朝臣子,当今百姓,都对这个即位不过三年却胜过先帝三十年业绩的皇帝敬仰之深。但也只有他才知道主子这美到令人窒息的面孔背后有着与之匹敌的顽劣的个性。

    “没……奴才只是想说,虽然这坠子看起来平凡,但仔细看来却非常精致。”

    “是啊,是啊,看这小哥说的多好,公子您好眼力,这坠子可是个上等货。”商贩看出眼前这个穿着不俗的青年是个买主,连忙迎合着小绿子的话。

    呸,还上等货。想想他怎么说也是在皇上身边的人,什么没见过。小绿子在心里念叨着。

    “那老板请问这个要多少钱?”佐助一边问一边把玩着。

    “公子,看您这么喜欢,我就给您算便宜点。就二十两银子吧。”

    “什么?!二十两?”小绿子终于忍不住喊出了声音。这个歼商也太过分了。

    佐助头也没抬。继续看着手中的坠子。

    “小绿。我可是真喜欢,莫非它不值这个钱?”

    “值……”小绿看着在一边偷笑的商贩,从牙缝里挤出了一个字。

    “既然值,那还不快给这位老板钱?”

    “是。”小绿子不情愿的掏出了银子,扔给了那个商贩。回过便看到佐助又朝着其他摊贩走了过去。

    逛了一个半天,佐助终于心满意足的停下了脚步。

    “小绿,我累了。”

    听到佐助的话,小绿子感动的差点哭出来,他的主子终于累了。看看自己手里抱的,怀里装的。如果再买下去,就算他是千手观音也拿不动了。

    “咱们找个地方吃东西吧。”

    “是,主子。”

    佐助看了看,找了个酒楼。

    “就这吧。小绿子,我今天高兴,你想吃什么咱们就要什么。”刚一坐到酒桌前佐助便扔给了小绿子一句话。

    小绿子一脸受宠若惊的表情,连连摆手。

    “使不得啊,主子。”

    “闭嘴,我说行就行。”

    小绿子踌躇了片刻,有些难为情的说道:“主子。小绿子只要一个就好。”

    “窝囊样儿!好吧。”佐助无奈的应了。

    得到允许,小绿子一脸开心的叫来了小二。

    “两位客官,想要点什么?”

    “要一盘山楂糕。”

    “好的,还有呢?”

    “没了。”没等佐助开口,小绿子便高兴过头的接了店小二的话。

    “没了?”

    “没了?!”

    这一次佐助和小二同时反问道,只不过一个是一脸惊诧,一个则是一脸怒气。

    顿时小绿子发现自己又说错话了。可怜兮兮的看向莫空。

    “莫非你想我看着你吃山楂糕,然后啃桌子?”

    “主子,奴才太开心了,所以……所以……”

    “得了,别扰了我的大好心情。”说完他变示意叫小二过来。

    “把你家的拿手好菜全端上来。然后在打包一盘山楂糕,等我们吃完在拿上来。”

    “好的,没问题。客官您稍等片刻。”

    “主子……”小绿子被佐助的最后一句话感动了。他这个主子还并非他想的那般不通人情。

    “行了,别给我在这瞎感动,要是看不得我对你好,那山楂糕退了便是。”佐助端起茶杯细细的品尝着茶水。

    小绿子再一次换上了可怜的表情。

    佐助受不了的说道:“赶紧给我转过头去。”

    没等多久,饭菜就陆续被端了上来。

    佐助看着桌上的饭菜挑了挑眉。拿起筷子正要品尝。却被一个声音打断了。

    “没钱吃饭就滚开,我们这可不招待要饭的。”

    “我……我不是要饭的。”

    咦?这个人的声音还真是好听的紧。佐助转过头,看到一个衣衫褴褛的青年,他一脸泥垢,看不太出来本身的面容。

    感觉到有人在注视着自己,青年也朝着莫空看了过来。

    好干净的眸子。佐助在心里感叹到,虽然有些距离,但那双眼睛却明亮之极。

    “还不快滚?”眼看着酒楼老板就要动手哄人了。

    佐助情不自禁的阻止道:“等等!”

    “什么?”老板看着这个突然说话衣着华丽的青年有些不明所以。

    “老板,把这位公子请进来,我要与他一同用膳……饭。”

    “可是……”

    “怕我不给钱么?”

    “哎呀,您看您说的。看公子的样子就是大户人家,怎么会不给钱呢?”

    “那还啰嗦什么?”

    “这……那你就进来吧。”虽说不情愿,但老板还是做出了一个请进的动作。

    一旁的小绿子也觉得自己主子的举动太过冲动,先不说那人是善是恶,这一次皇上出宫可也是私自的,要是真有个什么差池,他小绿子一百个脑袋也赔不起这个皇帝啊。

    “主子,这……妥么?”

    明白小绿子的顾忌,可他就是想更近的看看这个人的眼睛。

    “无妨。”

    对小绿子说完,佐助便起身站立朝那青年走了一步。而那青年也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佐助看着他有些想笑。

    “兄台不用害怕。”

    “我没有害怕。”

    果然刚才不是错觉,他的声音真的很好听。

    “那就不要我进你退了,可好?”

    “离我太近,会弄脏公子的衣服。”

    青年的回答出乎了佐助的意料。

    “只为这个?”

    “是。”

    “哈哈哈哈。有意思,你若脏那我陪你脏就是了。”

    青年皱了皱眉头。莫名的看着眼前这个漂亮的人。

    “公子说的我不懂。”

    “不懂没关系,来,我们边吃边聊。”佐助说完没等青年的反应便上前拉住了青年的手,把他带到了酒桌前叫他坐下。

    “我叫佐助。你呢?”

    “……鸣人。”

      = ̄ω ̄=哈哈^V^)